舍我其谁

时间:2020-02-21 20:33打印字号:

——深华物业新余市人民医院项目抗击疫情纪实一 
    2020年的春节是一个非比往常的春节,没有了以往的喜庆热闹,也没有了往年的走亲访友。全国上下都在全身心的投入到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情中。无论是广袤的农村,还是喧嚣的城市,大家都是响应着政府的号召,待在家里不出门。然而,在空寂的街道上却依然有人在前行,他们就是被称为最美逆行者的医护人员。而他虽不是医护人员,却也在向前逆行。他是谁,他就是深华物业新余市人民医院项目经理——吴文峰。
    从1月20日新余市首位患者被确诊至今,他就一直坚守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。随着确诊患者的增加,院方对于确诊患者进行了指定区域收治。1月24日(除夕)下午接到院方的临时通知,要将感染科大楼重新打扫卫生,并进行消毒整治,用于专门收治确诊患者。
    大年三十,大部分保洁人员已经下班回家,这时通知大家回来,一是时间来不及,二是也不好打扰大家难得的家人团聚。此时此刻,吴经理带着门诊的华班长和行政文员小肖,拿起工具就开始干起来了。从四楼到一楼,一层楼一层楼,一间病房一间病房的按照院方的标准要求认真打扫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已是下午6点多了,但还有一层多的区域没有完成,大家的手机都在响个不停,都是家人在询问、催促怎么还不回来,因为今天是除夕,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团圆饭的日子。而他们对家人的回答都是:“快了,还有一点,马上就回来了,你们先吃吧!”
    七点多,工作终于完成了,吴经理考虑他们两位是女同志,所以让华班长和小肖赶紧先回去。而他自己则再次巡查一遍,看看还有没有遗漏的地方,等一切扫尾工作做完,电话向院方汇报完之后,他才回家,等回到家时,已经是快八点了。家里人都已经吃完了,他母亲说这么晚回来,饭菜都冷了,帮他热一下,他说不用了,就这样吃着冷了的饭菜,过着一个别样的除夕。
    1月25日(初一),早上七点多一点,吴经理来到了医院。他先到各个岗位上提醒督促保洁员做好自我防护措施,然后到急诊、EICU、CT室、呼吸科和感染科等几个重点岗位去协助工作。
    因昨天晚上确诊患者已经陆续转入感染科,其中一名保洁员受家人的阻拦今天不来上班了。这时调其他的保洁员过来,大家也都不愿意,都不敢来感染科搞卫生。他虽然很想批评他们,但是心里还是表示理解他们,因为面对疫情,大家害怕是正常的,家里人的反对也是情理之中。他没有过多的说什么,而是自己换上防护设施拿上工具负责感染科的卫生打扫。他害怕吗?说心里话,不害怕是假的,心里肯定也害怕,但是这个时候,害怕就可以不去吗?没有人搞卫生,如何保障医护人员的工作环境呢?他不顶上去,又有谁能顶上去呢?舍我其谁,整个团队一百多个员工,大部分都是年龄比较大的,而且绝大部分还是女性。
    大约在九点多,卫生全部搞完,他感觉有点头痛、发烧,赶紧测量了一下体温,37.7℃。顿时脑海中一片空白,稍作休息,冷静了一下之后,他并没有声张,而是做好自我防护,一个人到医院去做了CT拍片和核算检测检查。在等待检查结果时,他一直在心里念叨着“应该没事,只是感冒了”。他深深的意识到自己千万不能倒下,因为所有员工都在看着他,如果他有什么事,那对大家的信心会产生动摇。万幸的是,检测结果出来了,是感冒引起的发烧和肺部炎症,排除病毒感染,医生建议他休息,但是这个时候他能休息吗?为了保护家人,也为了不让他们担心,晚上下班后,他并没有回家,而是在办公室休息,只是告诉爱人“医院要加班今晚不回去了!”就这样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。
    1月26日,虽然高烧已经退了很多,但感冒依然有点难受,他还是咬紧牙坚持着去感染科完成工作。期间,电话不断地响,每接一个电话,不是保洁员说家里封路出不来了,就是科室护士长说科里有事要物业完成,再者就是院领导布置的工作任务。
    身体上的劳累、内心里的焦虑、心理上的压力,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,用身心俱疲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。但他依然坚持着,依然坚守在最前线。对于不能来的保洁员,重新编排调整人员顶岗;对于科室护士长的投诉,他都亲自前往沟通,协助完成;对于医院领导交待的突发性临时任务,他都保证完成,不讲任何困难和理由。
    尤其是对于医院的消杀工作,院方本来是让他帮忙请人来做,由院方出钱,150元/天都找不到人,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唯恐避之而不及。他向院领导说:“现在实在是请不到人,我来协助完成全院的消杀工作!”就这样,在本已工作任务很重,压力很大的情况下,他硬是又给自己了“揽了”一件职责以外的事。有人说他傻,不是你的事你也揽,你可以拒绝的,他只是笑笑说,请不到人,我们能协助完成就协助一下。
    又是一天的忙碌下来,一个人坐在办公室,连着抽了两根烟,拿着电话一直在纠结、犹豫,因为原本答应了老婆,计划今天陪她一起回娘家看望父母,他老婆是外地人,多年没有回去了。可是计划又一次的被硬生生打断了,他在纠结怎么和老婆说,犹豫如何向岳父母解释。几通电话打完之后,让他感动和慰藉的是老婆和岳父母的宽容、理解、支持、关心。他笑了,笑得是那么的舒畅,他趴在办公桌上笑着睡着了。
他是共产党员吗?不是!
他有高尚的觉悟吗?不一定!
他有医护人员的补助吗?没有!
他要担负政治任务吗?不需要!
他要表现吗?不需要!
他害怕吗,害怕!
他没有亲人朋友阻拦吗?有!
他会受表彰、露镜头吗?不会,他就是默默无闻的背后人。
那他为什么还是毫无二话、义无反顾的坚守在第一线,冲在最前线!
    因为——他说:我们是做物业服务工作的,医院物业本来就是为医护人员和病患服务的。如果我们不提供物业服务,那医护人员的工作环境和病患的住院环境怎么保障呢?!如果你不做、他不做,大家都因为害怕不去做,那这些病人怎么能治好呢?这个疫情怎么能控制呢?疫情如果不尽快控制,那我们每一个人能躲的过去吗?能逃离吗?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九江分公司副总经理:周俊文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20年2月16日